“过家门而不入” 曲靖北站的“尴尬”

焦点网友99001092438 2017-07-07 08:00:53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曲靖高铁北站部分车次“北上东进”列车可停靠,“回曲靖”的列车则不进站

从去年12月28日沪昆高铁全线贯通后,曲靖也步入旅行说走就走,千里之地朝发夕至的“高铁时代”。途径曲靖的高铁,在曲靖中心城区的站客流枢纽就是曲靖北站。

近日,曲靖不少市民反映,这样的高铁站让中心城区市民出城容易进城难,旅途遭遇了回家难的“尴尬”。

是什么原因导致曲靖站的部分列车只能“北上东进”不能“回曲靖”?曲靖真的变成了沪昆高铁的“过境地”了吗?这样的状况是否可以改变吗?

近日,记者就该情况展开调查。

尴尬:列车不在曲靖北站停靠

日前,家住曲靖市麒麟区的王女士称,她儿子在上海上大学,每次回家眼看着曲靖北到了,可火车不停就是下不了车。孩子只能等到了昆明再选择回曲靖的交通方式。或者再次购买昆明至曲靖的高铁再次回到曲靖北站。同样的方法还可以也能在富源站下车,再购买至曲靖北站的其他列车才能回到曲靖中心城区。

“最麻烦的就是碰上节假日或者寒暑假,路程用不了多少时间,就是来回折腾,心累。”

同样是曲靖北站能上不能下的还有厦门到昆明的列车,从昆明南开往厦门北的G1682列车在在曲靖北停靠2分钟,而回程云南的G1684列车却选停靠富源北,曲靖中心城区与这趟列车擦身而过,留下的就是乘客转车不便,上午10点出发,车程11个半小时,到达富源北站时间已经到夜晚的21点30分左右。

这样的路程停靠规划是否是高铁设计规划时就存在的。为此,记者走访了曲靖市发改委。基础产业科梁程表示,曲靖北站是沪昆客专进入云南的重要门户,当时规划预期年发送旅客将达500余万人次,高峰小时旅客发送流量3000人,而这些规划都不是地方作出规划设计,都由铁路系统内完成。

无可置疑,“沪昆高铁”是曲靖最直接的机遇,如果达到设计容量,一年将有数百万人通过高铁到达曲靖。面对如此多客流量,无论是曲靖中心城区出入的曲靖本地居民,还是南来北往的旅客商贾,曲靖北站都是抵达首选之地。

“地方与高铁运营管理间的合作还是很有限的,发改委基础产业科在高铁建设时仅仅参与部分前期工作。”梁程反复向记者说明。

为什么曲靖北站的部分列车只能“出”不能“回”?记者采访到的市民都表示,不清楚,更多的表示不理解。

探访:部分“下行”车辆确实不停曲靖北

沪昆客专(沪昆高速铁路)是国家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中“四纵四横”的快速客运通道之一,西至云南昆明,是高铁骨架网中东西向里程最长、影响范围最大、经过省份最多的高铁,它途经6省上海、杭州、南昌、长沙、贵阳、昆明,设计时速350公里。无疑是云南连接全国各个地区最重要动脉之一,而途中的曲靖北站则是曲靖中心城区及南部多个县出行的主要枢纽。

昨日上午,记者在来到曲靖北站,火车站站前广场冷冷清清,行人寥寥。

采访前,记者首选咨询车前广场外几个出租车司机。他们从往常拉客的切身感受向记者证实了:从曲靖北站去省外乘客明显多于从省外进来曲靖的乘客。

曲靖北高铁车站虽然是沪昆高铁上一个较大车站,但也只是就是昆明到其他省份的高铁,曲靖就是“过境”地区。出租车司机话也证实了曲靖出多入少这一事实。

按照规划,曲靖北在设计之初往返旅客1万余人,高峰小时旅客发送流量为3000人。列车从昆明至上海,经过云南、贵州、湖南、江西、浙江,到达上海,最后停上海虹桥站,昆明至上海列车也主要是7点33从昆明南开出的G1378,8点14昆明南开出G1372,10点01开出的G1374,以及10点37发车G1376,4趟列车分别用时11至12小时不等,都会由当天抵达上海虹桥。4个车次从昆明南开出后都会在35分钟后抵达曲靖。作为云南第二大城市及经济体的曲靖,以上4个车次都会在曲靖北站上下列车。

曲靖北站党总支书记黄海青向记者介绍,在列车调度中有对车次的驶入和驶出有特殊简的区别方法,分别来回车辆就是以上行车和下行车来区别,单说就是向北方去的方向是上行,向南去的方向是下行,对于云南曲靖而言,除昆明为下行车外,从昆明开往省外过曲靖都都为上行车辆。

以上从昆明出发开往上海的G1378、G136、G1374、G1372 都是上行车,而从上海虹桥回昆的下行车则是对应的G1371、G1373、G1375、G1377,上下行车次以尾数奇偶区分。而出现的“北上东进”列车可停靠,“南下西归”列车不停靠曲靖北的列车就是下行车G1371和G1375两趟列车。其中G1371选择在我市富源北站可以停靠。

除此之外,而随着沪昆高铁的开通,高铁开行北京、广州、郑州、武汉、福州等方向到昆明的G字头动车组列车。这样云南的高铁也能到达北京、广东、广西、河南、湖北、福建等非沪昆高速铁路途径的的省份。这样的列车,从昆明开出后,按预定时速350公里计算,也是35分钟后到达曲靖。

昆明南至济南西的G286、昆明南至深圳北的G2924-1、昆明南至郑州东的G1538、昆明南至合肥的G1398、昆明南至福州的G1696\7作为上行车都在曲靖北站停靠上下旅客增员,曲靖地区市民可以方便的外出;而下行时,广州南至昆明南的G2932\3,深圳北至昆明南的G2926\7,厦门北至昆明南的G1684\1,合肥南至昆明南G1397过曲靖北站时都不停靠。

而根据记者初步统计,一天内通过曲靖北的上行列车为37列,下行为37列,运行区段的终点为15个不同的大中城市,而下行过曲靖北站不停靠的就有13列,占下行车辆的三分之还多,其中,除了从贵阳北、上海南等的有其他同城驶出车辆外,还有类似厦门北、福州、深圳北、广州南、合肥南的下行车辆。这样的车次旅客如何下车?

曲靖北站主管客运副站长秦纪伟回答记者,目前的不停靠曲靖北的车次只能在其他站下车,再购从其他站购买曲靖北的票回到曲靖。目前“提前下车”或“过家门而不入”的尴尬不能完全避免。

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 沪昆高铁建设时分为两段,沪昆杭长段(浙江杭州至湖南长沙)和沪昆长昆段(湖南长沙至云南昆明),通道主要由沪杭客运专线、杭南长客运专线和长昆客运专线三段组成。长昆段湖南境内408公里,贵州省544公里,云南省仅有188公里。长昆段全长1175公里,沿线共设站25个,其中始发站三个,即长沙站,贵阳北站,昆明南站三个省会站,其它22个站均为中间站,显然曲靖北和富源北为云南仅有的两个中间站。

回应:无奈

还是以上海往返昆明曲靖车次为例,上行上海下行昆明南都是4个车次,而曲靖上行上海的车次也是4个,4个车次的停靠可以满足曲靖中心城区人口外出的需求。 而上海下行曲靖的就仅为2个。面对曲靖北站与上海虹桥的不对等列车上下次数,会不会有旅客因车次少买不到上海虹桥至曲靖车票?旅客转车造成不便。对曲靖而言,曲靖北站是不是成为只能“上”不能“下”的过境地?这样的情况无论是从地方发展还是便民利民的角度会不会有所改善?

“这需要部门牵头向北京铁路局申请。这需要一系列的工作程序,希望大家理解。” 面对两个问题,曲靖北站站长没有给出具体和确定回应,仅希望大家对高铁工作给予更多的理解。曲靖北站副站长秦纪伟称,他们也希望,无论上行还是下行列车能多在曲靖停靠。

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了昆明铁路局。一名工作人员称,年内便有市民向他们反映了此事,而目前昆明铁路局对此还要开展调查分析。相关负责人称,他们已将相关的申请、调查报告上报到各级铁路部门。但铁路部门的调控调度事宜要逐一申报,然后再调查分析,办成此事有一定难度。但此事关系曲靖经济发展及百姓出行,他们一定会积极办好此事,同时也希望得到相关部门支持。(曲靖日报)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